相逢错 > 武侠修真 > 赤心巡天 > 第九十六章 无上

第九十六章 无上(1 / 3)

三钟齐鸣,现世诸闻。

远眺天刑崖的某座高峰,去国之“蛟虎犬”,立于此峰顶。

他们游历诸国的旅程,并不以空间为轴,不因循就近,而是专注于他们所探索的国家体制。探寻不同政权之下,百姓的生活方式。

正在思考什么,就去观察什么。

灭而复兴、位在祸水附近的梁国,就很有研究意义,而且非常“年轻”。

在黎国呆了大半年之后,他们就带着堆满了几个储物匣的笔记,不远万里来到梁国,几乎是在这边生活。

三刑宫的消息传出时,他们几个其实是离得最近的,但囿于修为,反而来得最慢。

“我就在这里吧。”最先按下云头的杜野虎,闷声道:“过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。但我想第一时间知道,老三怎么样。”

路上的风雨把他打磨得更加粗粝了,他像块笨重的石头蹲在那儿,缄默地忍受,坚韧地眺望。

宋清约站在云雾深笼的高崖,一言不发——自龙君故去后,他就变得很沉默。这长达四十九天的日月斩衰,的确于每位水族都是祭期。

愈发成熟的黎剑秋,负桃枝而望远。短短一年多的光景,鬓已微霜,青年见白,略可窥见启明新政失败以来,他所消耗的心力。

对于傅抱松的死,对于“败家之犬”的无能,他永远不能释怀。

凡人的智慧要思考改变世界的方式,注定是艰难的,也注定了痛苦。可聪明人都过得很舒服,并不觉得世界需要改变。

而更聪明的那些人,一眼就看到结果,不做无用的事情。

这个世界的进步,是被愚蠢之人推动的。

“会好的。”他说。

天刑崖俯瞰群山,孤兀于天地之间。

山上有山上的风景。

山脚下连夜支起了一个酒摊。

“白师叔。”抽条儿似的疯长的褚幺,这会儿心事重重,一边手脚麻利地摆碗抹桌,一边小声提问:“我们真的要在这里卖酒吗?”

他面前支起了一个大铜镜,铜镜里映照着位在星月原的那间酒楼。

白玉瑕老神在在地坐在酒楼里,像个大爷似的。

旁边还有一个懒得坐的,在那里躺着。

褚幺就隔着这面铜镜,跟两位师叔对话,听从命令,接受监督,勤勤恳恳在这里摆摊卖酒。

连玉婵倒是来帮忙了,竖个酒幡就竖了半天,眼睛一直盯着山上看。

总归事情都是小褚做。

镜中的白掌柜,看了褚幺一眼:“我知道你担心你师父,但这件事情,咱们担心也没用。抓紧机会卖酒才是正事。钱财汇通八方,不啻于香火愿力,是最直接的支持,能助他成道哩。倘若他成功,看到你赚这么多,定会夸你本事。倘若他失败……你荷包鼓鼓,丧事也能隆重些。那毕竟是你师父嘛,事死如事生,不可亏待。”

“我不担心我师父啊。他天下无敌,区区魔功,又算什么?魔祖出来都打死!”褚幺说着,声音小了:“这里好多人啊,都很厉害的样子,我是怕挨打……”

白玉瑕一听就明白:“放心,这回叫你们带去的都是好酒。白玉京特酿,三年窖藏。绝不掺水,卖多少都没事。”

褚幺讶道:“这白玉京特酿,我怎么没听说过?”

“因为是我刚取的名字。”

“……白师叔,你怎么自己不来这边?”褚幺问。

他倒是不问向前,懒是一切的理由。

“嗐!这次真不能再去。我在酒楼走不开,账太多了——”白玉瑕很快跳过这个话题:“欸,你后面是谁?让开叫我看看,那个砍柴的是不是来了?别搭理他。装看不见。”

褚幺向来听话,但这话可不能听。

他麻溜地搬椅子过去:“林师叔!快请坐!”

如今作为容国镇国上将的林羡,可是成熟了许多。穿山越岭,无拘而来。收起复杂的心情,拍了拍褚幺的肩膀:“你又长高许多!我来天刑崖,见证你师父成道。”

这些年忙于国事,他上次见到姜望,都是赵汝成草原大婚的时候了……

姜望剑挑楼约之时,他听到消息已是战斗结束。这次在天刑崖炼魔证道,他这个自谓“门下走狗”者,不能不来。

这些年虽然困顿蜗角,但心中不曾忘了白玉京。

也许他什么都做不到,但他愿意做他所有能做的事情。他更相信,今日他只需要眺望,一如过去的许多时刻。

褚幺倒是不需要安慰。他是真不担心,在他心里师父是举世无敌的。只是给林师叔搬了一坛酒,上了一碟花生米,勤快地又去搬椅子——

要不怎么说白师叔嘴灵呢,喊一句“白玉京砍柴的”,来了可不止一个。

“祝师伯!凰伯娘!这边坐!”褚幺热情招呼:“我带了咱们自酿的好酒——”

巨大的铜镜之中,白玉瑕索性摊开账簿,盖在了面门上。没眼看,小傻子净招呼这些人,这些可都是收不到一文钱的。

这紧张肃穆的天刑崖,人人紧张。唯独褚幺热情洋溢,忙来忙去,倒像是在操办什么喜事。

叫祝唯我担忧的情绪也冲淡许多。

他与凰今默牵着手

最新小说: 时间为尊?空间为王?我同意了? 忧斩笔录 源宗世纪第一部 当普通人成为万人迷 仙子阿姨,我真的不喜欢魔道宗门 无悔仙途 重生之连击法师 光漏 骑士还是血族,总不能再变圣女吧 退役后,我成为了萝莉的魔法导师